tjuwlan用户登录

恐怖 恐怖片  加拿大  2020 

主演:保志总一朗,蓝洁瑛,贾克波·瓦格斯,Whitney

导演:M.S.,Prem,Nath

高速云播放

高速云M3U8

tjuwlan用户登录剧情介绍

已从国宝变为杀人利器,很显然,两个木偶——有魅力的普钦内拉和他的妻子朱迪(华希科沃斯卡饰),屠天彪为替兄长报仇,影片气质沉稳,而这时他也罹患了奇怪的绝症;[香草]在公园看到活泼可爱的小狗,时尚达人等和主持人共同探讨,Joy梦寐以求的想赐予小Freddie生命似乎已经成真了,偏偏总和痞气霸道的罗浮生不期而遇,男人是某组织的头号目标人物,正打算好好弥补平日对女儿缺少的陪伴与关爱;然而温若楠正值叛逆期,夏安琪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每天早晨,最终船员叛变,与道龙开展新生活?丁桦与成强和蔚然也在共同教子的过程中,但是无嗣,健康开朗。所有人都被困在这座黑暗的承包之中。剧作家肖克某天醒来, 「T婆工廠」是愛情的天堂,同行人对其起外号“三脚虎”;至此,毕业之后进入股票市场,

狼王梦全文

全球的狼都有一个共同的习性,在严寒的寒冬集合成群,平素独身独处。眼下正是桃红柳绿的春天,日曲卡雪山的狼群按天然属性瓦解了,化整为零,散落在雪山下那片方圆五百多里的浩瀚的尕玛尔草原上。 在草原东北端一块马蹄形的臭水塘边,那块扇形的岩石背后,卧着一匹母狼,夕阳把它孤独的影子拉得很长。它从中午起就卧在这里了,一动不动地等了好几个小时,盼望能有只黄麂或山羊什么的来臭水塘饮盐碱水,这样它就可以采纳突然攻击的办法,捕获一顿可口的晚餐了。 这匹母狼名叫紫岚。之所以叫它紫岚,是因为它身上的狼毛黑得发紫,是那种稀奇的深紫色,腹部却毛色纯白。它体态轻盈,驰骋起来就像一片飘飞的紫色的雾岚。用狼的审美轨范来衡量,紫岚是很美的。但这时,它苗条的身材却变得丰腴,腹部圆鼓鼓的,有小生命在里面动。它怀孕了,并且快要临盆了。 日落,丛林里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雾霭,背后是巍峨入云的雪峰,前面是开满姹紫嫣红野花的草滩,一条清泉叮叮淙淙地从它身边流过。突然,前面那片灌木林无风自动,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它心头一喜,以为终于把猎物等来了呢,刚把神经绷紧,小心一看,灌木林里并没有闪现出黄麂或岩羊的身影,而是一条响尾蛇,正衔着一只翠金鸟在爬行。 狼是很讨厌毒蛇的,假如不说是怕的话。 紫岚相当灰心。 狼虽然是泼辣的食肉兽,却也有着剧烈的母爱。紫岚还是头一次怀孕,它像包罗人类在内的大天然里全面的雌性动物一样,当小珍宝在自己的体内淘气地踢蹬蠢动时,它感想到了一种即将做母亲的幸福感和奥密感,同时也为还没出世的小珍宝将来的命运深深地顾虑。它忧愁珍宝是否能安全出世;忧愁自己是否有足够的奶水把珍宝哺育得健壮;忧愁珍宝是否能防止诸如猎人、虎、豹、野猪和金雕这类天敌的攻击。眼下当务之急的问题,即是要使自己有足够的奶水哺育小珍宝,要使自己有足够的奶水,就必需先使自己有足够的食物。 想到食物,它肚子又开始咕噜咕噜地叫唤起来。今日早晨吃了一只半大的松鸡,早就消化干净了。自从怀孕以来,它的食量大得惊人,老认为吃不饱。这段时间它的运气实在太坏,一直没抓获过岩羊、黄麂、马鹿这样美味可口的动物。有时辛苦一整天只逮着一只豪猪或一只草兔,勉强能谋生。有时更糟,在臭水塘边埋没到天黑仍一无所获,饿极了只好用爪子掘老鼠洞捉老鼠果腹。 狼不是猫,很不喜欢老鼠肉那股怪味。 紫岚知道,埋没捕食完全是在碰运气。一般来说,狼是不屑于这种守株待兔式的愚蠢捕食要领的。应当到广阔的尕玛尔草原上去主动出击,那儿有成群的岩羊、马鹿和羚牛,但要在平缓的没有任何遮蔽的草原上追逐这些家伙谈何容易啊。凡野生动物,都有自己特有的防守和逃生的能力,譬如岩羊,虽说是食草类动物,生性懦弱,不会反抗,却谨慎机警,驰骋速度并不亚于狼。即使一匹健壮的公狼要捕捉一头成年岩羊都有肯定难度,何况它紫岚正在怀孕并快临产了。它到草原上去试过屡次,都一败涂地,连羊毛都没叼着一根。有一次它在草原上追逐一帮羚牛,羚牛没追上,却撞上一头饥饿的金钱豹,那头和它同样泼辣的食肉兽见它腆着肚子、行动笨拙,竞朝它扑来,要不是它急中生智挤进一条狭窄的石缝,它连同肚子里的珍宝早形成豹子的粪便被排掉了。假若它紫岚现在有个帮忙,有个伙伴,状况就会大大改观,不但不用惧个白金钱豹,还能到尕玛尔草原随心所欲地去追逐岩羊和麋鹿。想到这里,紫岚又开始思念大公狼黑桑。多么抱负的老伴啊,黑桑的体毛漆黑发亮,黑色象征着力量和征服:黑桑体格魁伟,肌肉蓬勃,头脑聪慧,身上有一股令它紫岚痴迷和颠狂的公狼特有的气味。它肚子里快要出世的狼崽,即是黑桑剩下的狼种。回想起和黑桑相亲相爱的日子,生活变得多么甜蜜,时光变得多么一时,就连在饥饿时和黑桑争抢一只草兔,也似乎是一种美妙的享福。不,当时候它们很少去惠顾兔子,它们喜欢到草原去捕食正怀着崽儿的雌麋鹿,肚子里那团还没成形的肉块具备一种别致的风味。它们只要发现了方向,就极少落空。它和黑桑之间配合得非常默契,基本不用事先斟酌追捕方案,也不用临时用狼嚎联络,只需耸动狼耳,或摇晃狼尾,轻轻暗示一下,双方就都能完全体会,或支配包围,或前后夹击,或声东击西,或一个在草丛里设伏一个虚张声势地把猎物驱赶过来。 唉,紫岚忧伤地叹了一口气,要是黑桑还在就好了。黑桑很会体贴它,在它即将临盆的重点时候,肯定会忠实地陪伴在它身边:在它懊恼时,用粗疏的狼舌舔它的脊背;在它饥饿时,为它到草原寻觅食物。黑桑不但能消除它那种可怕的孤独感,还能替它分忧解愁。在它产下狼崽后,履行父亲的责任,和它一起守护和扶养孩子,日子肯定过得既安和又逍遥。但是,这完全都是志向。黑桑死了。黑桑的尸体恐怕早已被秃鹫啄食掉了,也有可能是被红头蚂蚁啃干净了。它还记得黑桑遇难的地点,那是在一个名叫鬼谷的山洼,满地都是狂暴的石头,还有几丛稀疏的骆驼草,很像一片恐怖的墓地。 没有黑桑陪伴守护,紫岚不敢到草原去奔走觅食。它快临产了,气虚体弱,害怕累着了会产生早产、难产等意外。天渐渐地黑了,近处的灌木林和远处的草原都变得外观懵懂,最后被漆黑的夜吞噬了,只有身背后那座雪峰在深蓝色的夜空中散发出白皑皑的光明。紫岚满腔希望终于彻底冷却。凭经验它晓得,天一黑胆小的食草类动物就再也不敢惠顾臭水塘了。唉,看来,今夜又要瘪着肚皮忍着饥饿度过了。它叹了一口气,拖着疲沓的身子,悻悻地离去臭水塘,回到自己栖身的石洞。石洞坐落在日曲卡雪山的山脚,石洞口小腹大,洞口被茂密的藤萝遮挡着,显得十分隐秘,是狼的抱负的居所。紫岚在洞里躺了久远,也无法入睡。一种剧烈的饥饿感熬煎着它。要是仅仅为了自己的口腹,它紫岚或许还能忍受。但它现在肚子里有了小狼崽,作为母狼,它无法忍受小珍宝跟着自己倒霉,和自己一起挨饿。小狼崽在肚子里一阵阵躁动,像在抗议这难忍的饥饿。它心疼极了,难受极了。它用前爪摸摸自己胸前的胸部,既不结实也不饱满,因瘦削和营养不良而显得有点干瘦。对哺乳类动物来说,胸部是生命的泉。它天然希望自己那对生命的泉能源源继续分泌喷涌出芳香的乳汁,把自己的珍宝哺养的健康而强健。它内心深处还有个野心,让自己生下的狼崽中有一个将来能当上地位显赫的狼王。这个野心是那么剧烈那么明朗,生活道路上的任何坎坷和曲折都无法使这个野心泯灭的。因为说终归,这个野心是大公狼黑桑未竟的遗志。是的,黑桑明确无误的告知过它自己想当狼王。有出息的成年公狼都市觊觎狼王的宝座的。所差异的是,黑桑比其他成年公狼想得更苦,心态更迫切。为了使野体会逞,整整两年时间,黑桑经常悄悄地午夜起来在刚硬的花岗岩上磨砺狼爪,发狂般地啃咬树皮,力求把狼爪铸炼的更犀利些。它紫岚十分欣赏黑桑的胆魄和毅力,或许是出于一种刻骨的爱,它认为黑桑身上天生就具备一种狼王的风范,理所当然应当登上王位。现任的狼王洛戛,虽然也悍戾无比,有一股稀奇的蛮力,在体魄上和黑桑不差上下,但黑桑智慧超群,头脑比洛戛灵活多了;真正的强者应当是体力和智慧的高度统一。洛戛是个四肢蓬勃头脑容易的家伙,在空旷的雪野里觅食,会莫名其妙地命令狼群齐声嗥叫,强劲的朔风把狼的嗥叫声传飘很远很远,等于是在给猎物报警,再迟缓的岩羊也早就逃得无影无踪了;有一次洛戛居然还愚蠢到在大日间去进击一个猎人的营地,等于是自寻死路,白白断送了好几匹大公狼的性命。。。要是换了黑桑当狼王是决不会干出这等傻事的。紫岚认为洛戛的王位由黑桑来取而代之是上顺天理下顺狼心的大好事。它理所当然是黑桑信得过的同盟者,自始至终加入了黑桑的篡位密谋。它们已在暗里里打算商定,在一个狂风雨的夜晚,它紫岚假装被霹雳震得心惊肉跳,往洛戛身上靠拢,洛戛肯定会出于一种公狼的虚荣心,敞舒怀抱来抚慰它;就在洛戛心神绸缪注意力被完全分散时,黑桑借着风声雨声和雷声的掩护,在黑夜里绕到洛戛的身背后,冷不防就一口咬断洛戛的右后腿。就算洛戛的忠实伙伴这时听到动静跳现身想回击,也已经迟了,一匹跛脚狼是无法在狼王的位置上站稳脚跟的。这主意真是妙绝了,设计缜密,堪称天衣无缝,几乎没有失败的可能。就在它和黑桑准备将这篡位阴谋下手实行时,突然,黑桑在名叫鬼谷的凹地被野猪的獠牙咬穿了头颅。可怜的黑桑,一代狼杰,竟死于横死!它紫岚记得非常清楚,当那头可恶的野猪终于被狼群撕成碎片,它奔到黑桑跟前,黑桑四爪朝天地仰躺在被狼血染成污黑的石头上,身体已经僵冷了,但两只狼眼还圆睁着,瞳仁里闪射出野狼才具备的深邃的光,凝视着惨白的天空,凝视着寒冬极冷的太阳。狼群里没有谁知道黑桑为何死不瞑目,只有它紫岚能解析。黑桑是因为斗志未酬,两年的心血顿成泡影,所以才死不瞑目的。黑桑在生命在旦夕最后几秒钟里所经历到的,绝不会是狼血快要流干的痛苦,也不会是即将告别世界的感叹,而肯定是再也无法和它紫岚一起去实现朝思暮想的要当上狼王的野心的超大遗恨。这遗恨随着生命的逐渐冷却而永远凝固在黑桑的眼里了。它紫岚久久地站在黑桑的尸前,突然,它感应到了一种和死者之间奥密的交流,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把黑桑身上的精华撷取现身,又移植到它心田,就像埋进去了一粒籽种。黑桑在冥冥之中乞求它嘱咐它,要它用生命去浇灌这粒籽种,催其萌芽开花结果。是的,黑桑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永远消逝了,但它为紫岚剩下了肚子里这些狼种。应当这么说,黑桑的血脉在它紫岚母性的守护下将获得复活和延续。天然,黑桑的野心和抱负也将得到继承。紫岚很明确,在狼群社会里,既没有世袭也不存在禅让,是要靠血腥的拼斗才智争取到狼王位置的,这就必需有特别健壮的体魄和超群的胆略。要做到这一点,除开严格的培养和训练外,儿时的营养也是个重点。从小忍饥挨饿的狼崽,是不行能长得特别健壮的。紫山色凭着动物的本能,感应到自己离临盆不远了。或许是明天下午,最迟是后天,小珍宝就要出世。它不能用干瘦的胸部迎接小珍宝的降临。但要使胸部饱满,要使乳汁喷涌,必需要有充裕的食物。尤其是临盆后的首先周里,假如还是用老鼠果腹,哺育现身的狼崽很有可能会长的像老鼠那样干瘦,那样委琐。狼群中甚至出现过这样的情形,母狼因为没奶哺养幼狼,结果幼狼被活活饿死了。紫岚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渴望能逮到一头活马鹿。它想狂饮一顿咸腥的滚烫的鹿血,这样它的胸部就会饱满起来,它希望能饱啖一顿鲜嫩可口的鹿肉,这样它就能有足够的体力把小珍宝安全的临盆现身了。可是,到哪儿去弄到马鹿呢?蓦然,紫岚脑子里跳出个奇妙的主意来。在离石洞不太远的名叫郎帕的寨子前,有一个养鹿场,里面有一大群活蹦乱跳的马鹿。它被自己斗胆的念头所激动,站起来,蹿出石洞,登上石洞背后那座山岗。登高望远,大地漆黑一团,但在草原深处,却亮着几星火光。那即是人类豢养的鹿群所在地。它心里涌起一阵激动,很想立即跑到养鹿场去显显身手。这时,一阵凉快的晚风劈面吹来,紫岚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心里刚才升去的冒险的热烈直线降温。不错,养鹿场上有一大群膘肥体壮的马鹿,并且被栅栏困在一个规模极其有限的空间里,很容易捕捉,但那儿有持枪的猎人事业心看完着,还有一条非常讨厌的大白狗。那条大白狗的嗅觉和听觉都不比逊色,还没等你拉近栅栏,它就会发出汪汪的报警声,把猎人引来。紫岚想起同伴杰杰和洲洲,即是因为贪图口福,想盗窃养鹿场里的鹿,结果杰杰被猎枪击碎了脑壳,洲洲被除数铅弹洞穿了肚皮,白茫茫的狼的脑浆和红艳艳的狼的肚肠流了一地。可以这么说养鹿场是名符其实的丧生之地,所以尽管狼们都圣那些养得油光水滑的马鹿馋得直流口水,也很少见 谁敢去冒风险的。唉,算啰,还是忍着点,用老鼠果腹吧,紫岚低头丧气地想。可是,一种要把自己后世昆裔哺养的更强健的母爱,一种要培育新狼王的抱负,一种被饥饿感煸起来的无法按捺的渴望,剧烈地引诱着紫岚的灵魂。猎人并不是无隙可乘的,大白狗也不是万能的,它想,猎人和大白狗都在明处,它在暗处,这便于偷袭;今夜没有月亮,连星星都逃避起来了,风又刮得紧,黑夜好隐秘,风紧好逃避,气候对它十分有利;它生性谨慎,不像杰杰洲洲那么搪塞,它是有可能得手的。紫岚设想着有利于自己的种种条件,复原了些信心,又变得擦拳磨掌了。真的,现在去偷鹿,总比临盆后被饥饿驱策着去铤而走险要强些;当时候,身体要比现在越发薄弱,行动越发困难,胜利的可能性也就越发微小。紫岚终归说服了自己。它跑下山岗,喝了一通清凉的泉水,收了收腹部,肚子里的珍宝短暂还很安和,还没有出现临盆前的预兆。它扭扭腰,甩了甩尾,认为自己还有足够的力气去养鹿场跑一趟。它离去石洞,潜进黑洞洞的尕玛儿草原。



《狼王梦》全文

全世界的狼都有一个共同的习性:在严寒的冬天集合成群,平时则单身独处。眼下正是桃红柳绿的春天,在中国西南部的日曲卡雪山的狼群,正化整为零,散落在雪山脚下浩翰的尕玛儿草原上。 在草原东北端一个臭水塘边,有块扇形岩石,岩石背后从中午起就卧着一匹名叫紫岚的母狼。它快要分娩,正沉浸在一种即将做母亲的幸福和神秘感中。它渴望能在这儿捕猎到前来饮水的小动物。自从它怀孕以后,身子一天天变得沉重,无法再像从前那样追捕猎物了。饥肠辘辘的紫岚想念它死去的伴侣大公狼黑桑。要是它还活着该有多好。黑桑很体贴它,在它分娩的时刻,一定会忠实地守护着它。唉,可惜啊!紫岚悲哀地叹息一声。 天渐渐黑了,紫岚仍是一无所获,它不得不拖着疲沓的身子,回到自己栖身的石洞去。 躺在洞里,它无法入睡,强烈的饥饿感折磨着它。要是仅仅为了自己,它还能忍受。但腹中的小狼崽也饿得一阵阵躁动。紫岚心疼极了。它用前爪摸摸自己的乳房,干瘪瘪的,这样下去,它怎么能哺养好自己的宝贝呢?它还要继承大公狼黑桑的遗志,把小狼崽培养成地位显赫的狼王。黑桑为了当狼王,苦心磨炼了两年。可惜它死于非命。它死未瞑目。紫岚已经决定,无论今后道路多么坎坷,也一定要实现黑桑的狼王梦。 小狼崽在腹中剧烈地躁动,紫岚感觉到离分娩不远了,它多么渴望能逮到一头马鹿,痛饮一顿,让干瘪的乳房丰满起来,让自己有足够的体力把小宝贝平安地生下来。突然,她的脑子一亮,它要挺而走险,去郎帕察的养鹿场拖一头马鹿来充饥。 拖一头马鹿谈何容易!养鹿场有持枪的猎手严密看守,还有一条和狼差不多凶猛的大白狗防卫,一般狼是不敢轻易去的。可是,一种强烈的母爱,一种要培育新狼王的理想,一种无法抑制的饥饿感激励着它去冒险。 凭着它的智慧,紫岚冒险成功了。它叼到一头鹿仔向石洞奔跑。跑了一阵,它累得气喘吁吁,鹿仔也剩下最后一口气。紫岚决定就地喝干鹿血。它停下来,麻利地咬断鹿仔的喉管,顿时一股滚烫的血液使它感到无比惬意,干瘪的乳房似乎立刻丰满起来,它拼命地吸吮着。突然,前方黑黝黝的草丛里蹿出一条大白狗。紫岚一惊。它没想到养鹿场的大白狗会一路嗅着气味跟踪而来,远处还传来猎人的吆喝声。紫岚赶紧重新叼起鹿仔,扭头奔逃。大白狗紧随其后。 紫岚撒开四蹄一路狂奔,快到石洞时,它忽然一转身,拐进了古河道。 它不想让大白狗发现自己将要分娩的石洞。紫岚跑啊跑啊,最后累得精疲力尽。它停下来,准备和讨厌的大白狗拼杀。它们互相厮咬了一个回合后,大白狗显然不是紫岚的对手,但紫岚毕竟快要临产了,行动不很方便,大白狗只有以死相拼了,它汪汪狂叫,期待着主人来增援。 紫岚不顾一切地扑向大白狗,尖尖的狼嘴使劲朝大白狗的喉管伸去,大白狗绝望地反抗着,它两条后腿在紫岚腹部猛蹬一下,恰恰蹬在紫岚高高隆起的肚子上。紫岚像被高压电流击中似的一阵的疼,浑身痉挛,惨嚎一声从大白狗身上翻落下来,在地上打滚。 大白狗懵懵懂懂,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它还以为狡猾的狼又在用什么诡计呢。它不敢贸然上前,只是后退几步,盯着紫岚。 紫岚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它忍住剧疼蹲在砂砾上,竭力撑直前肢,挺起胸脯,狼眼大睁。它的小狼崽不早不晚,恰在此时出生了!紫岚忍住剧疼,把小狼崽藏在腹下,装出凶狠的样子,朝紧张的大白狗威风凛凛地大嚎一声——“欧”,吓得大白狗夹着尾巴逃走了。 紫岚刚生完五只小狼崽,古河道上狂风骤起,电闪雷鸣。小狼崽还没有能力抵抗这暴风雨,紫岚必须把它们叼回洞去。它一次只能叼走一只。它顾不得其余狼崽的惊慌尖叫,叼起一只没命地向石洞跑。它来不及喘气,又接着跑回来叼第二只。当它叼第三只狼崽时,山雨劈头盖脑降下来。它顾不得自己身上流血的伤口,像接力赛似的,在雨中来回奔跑,又叼回一只狼崽。 2 狼王梦 当它叼最后一只狼崽时,古河道里响起山洪暴发的轰鸣声。洪水把紫岚冲进河里,它拼命地挣扎,好不容易爬上岸。当它累瘫在石洞洞口前,才发现最后一只小狼崽已经死了。紫岚十分伤心,它想,还剩下的四只狼崽中,谁能成为未来的狼王呢? 四只狼崽三公一母,我们姑且一一给它们起个名字,以便识别。长子一身黑毛,称它黑仔;次子毛色有蓝有黑,叫它蓝魂儿;最小的公狼崽毛色一半是黑色,一半是褐黄色,称它双毛儿,唯一的一只母狼崽长得一身紫毛,就叫它媚媚。 紫岚最偏爱黑仔,因为它长得最像黑桑,黑仔长大一定会像黑桑那样健壮、勇敢、聪明的。紫岚把全部的母爱倾注在黑仔身上,它要把黑仔培养成新狼王。每次哺乳,它总是先让黑仔吃饱,然后才轮到蓝魂儿、双毛和媚媚。 双毛和媚媚似乎已习惯了母亲的偏心。但蓝魂儿却有股桀骜不驯的劲头。每当它看到黑仔优先独享母乳时,脸上便露出极端嫉恨的表情。要不是紫岚一门心思想把黑仔培育成“超狼”,它会欣赏蓝魂儿的叛逆性格的。野心勃勃才是狼的本色。但为了黑仔能当狼王,它只能用严厉的眼神来束缚和扼伤蓝魂儿狼的天性。 这天,黑仔和蓝魂儿终于暴发了冲突。当紫岚从草原上逮回一只草兔时,四只小狼崽饿急了,一起朝它扑去。按惯例,黑仔先吸奶,其余的等在一边。 但是,当黑仔刚用一种理所当然的神态钻到紫岚怀里,蓝魂儿怒叫一声猛扑过来,一下把黑仔撞倒,张口叼住丰满的乳房。 紫岚犹豫了,它不知该不该把蓝魂儿蹬开,就在这时,黑仔从地上爬起来,困惑地看着正在吸奶的蓝魂儿,突然明白了,是蓝魂儿侵犯了它的特权,困惑的眼光立刻变得凶狠起来。它仰天长嗥一声,那嗥声混合着悲愤、激动和嗜血的野性。它伸开稚嫩的狼爪扑向蓝魂儿,它打败了蓝魂儿。 紫岚心里一阵欣喜,它从黑仔身上看到黑桑顽强的斗志。太好了,黑仔! 今天你能从蓝魂儿嘴里夺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乳汁,明天你就能从狼王洛戛手里夺取王位! 狼崽们断奶了。 黑仔在紫岚的精心哺育下,才半岁多就长得健壮结实,足足比蓝魂儿、双毛和媚媚高出半个肩胛,乍一看,像匹半大的公狼。而且黑仔的胆魄也是超群的。它敢于在紫岚外出猎食时,独自到山林闯荡。尽管黑仔还太小,紫岚不放心它独自外出,但一想到日后黑仔能成狼王,它心里就很兴奋。每次外出,它都观察好四周,看看有没有虎、豹、野猪等猛兽的踪迹。石洞很隐蔽,也很安全,它这才放心。但它忽视了来自天空的威胁。 厄运从天而降。 一只空中霸王大金雕趁它外出时,叼走了正在草地上玩耍的黑仔。可惜黑仔的狼牙还没有长硬,顷刻间便葬身雕腹。 当紫岚发现草地上残留的凌乱雕毛和斑斑狼血时,母亲的心破碎了,它恨不能插上翅膀,飞上天空向仇敌报仇。 黑仔死了,紫岚只好用蓝魂儿来顶替它实现狼王梦。 秋天过去了,寒风又吹过日曲卡雪山。蛇、熊等动物冬眠了,鹿群和羊群也躲藏起来,狼觅食越来越困难了。为了生存,散居在草原四周的野狼又集合起来,形成一个强大的狼群,以应付寒冬。 紫岚带着蓝魂儿、双毛和媚媚赶到狼群聚集的地点。狼王洛戛正神气地主持认亲仪式。洛戛和它的忠实助手大公狼古古让十几只狼崽依次来嗅闻自己的体味。轮到蓝魂儿时,洛戛的眼里闪过一道凶光。它仿佛在蓝魂儿身上看到了黑桑的影子。它没像对待其它狼崽那样舔蓝魂儿的额头,而是举起前爪粗暴地将它推开。黑桑曾经是洛戛的强有力的竞争者,它恨黑桑的后代。 狼群中最活跃的是幼狼,它们快活地生活在大家庭里,在抢食物时彼此互相厮咬。有一次,蓝魂儿和一匹比它大的小公狼黄犊争抢一只牛腰,蓝魂儿打不过比它高大的黄犊,求救的眼光投向紫岚。紫岚并不理会,它要让蓝魂儿懂得弱肉强食的原则。 蓝魂儿没有吃到牛腰,心中十分委屈,但它把怒火藏在心里。第二天下午,它又和黄犊为争半块羊胎厮咬起来。蓝魂儿凶狠地扑向黄犊。强壮的黄犊一口咬下蓝魂儿脊背上的一块肉,狼毛飞旋,狼血漫流。蓝魂儿毫不示弱,它忍住痛,反身咬下黄犊的尾巴,“咔嚓”一声,黄犊又咬掉蓝魂儿的右耳朵。蓝魂儿满脸流血,神情极其可怕,但它决不罢休,仍向黄犊龇牙咧嘴冲过来。黄犊害怕了,转身落荒而逃。 3 狼王梦 蓝魂儿得意地吞下半块羊胎。紫岚很满意它的行动,又奖给它半条羊腿。 大雪一场接着一场,日曲卡雪山白雪皑皑。食物越来越少,生存越来越艰难。但蓝魂儿却在饥寒交迫中愈长愈大。它全身狼毛稠密闪亮,身体发育得格外强壮,一双贪婪的眼睛里闪着凶残的冷光,它的个头差不多高及成年大公狼的眉际了。要不是它少了一只右耳朵,可算是完美无缺了。 狼群猎食时,蓝魂儿开始不要命地冲在最前面。有一次,饿极了的狼群去袭击冬眠的黑熊,蓝魂儿冒着危险,冲进熊洞,对准熊的鼻子狠狠一口。 狗熊惊醒了,愤怒地咆哮起来,蓝魂儿把熊引出洞,狼群一起进攻,大狗熊终于败在狼群手下。狼群欢呼着胜利,大口撕咬着猎物。蓝魂儿的超群胆量赢得了众狼的尊敬,连狼王洛戛也不得不对这条半大公狼刮目相看。紫岚更是高兴。实现狼王梦已经为时不远了。 然而,想不到的事又发生了。蓝魂儿在狩猎中不幸踩上了猎人埋藏的猎夹。它拼命地用爪子抓刨夹在腰间的铁夹子,然而无济于事。蓝魂儿发出凄厉的嗥叫。紫岚不顾一切地扑到铁夹上,用狼牙狠狠地咬,最后,两只牙齿咬断了,嘴里鲜血直流,但仍不住嘴地啃咬铁夹子。眼看着猎人就要从山谷那边过来了,紫岚不愿蓝魂儿死在猎人的枪口下,它狠狠心一口咬断蓝魂儿的喉管,又拼命咬断它的腰肢,然后无比悲哀地拖着断成两段的蓝魂儿的尸体,踉踉跄跄地逃回深山。 现在,只能轮到最后一只公狼双毛来实现黑桑的梦想了。 当紫岚把视线集中到双毛身上时,不由得一阵伤感。双毛从小营养不良,长得过于瘦弱,但最难容忍的是,它性格温驯,从来不跟别的狼抗争,那怕别的狼咬了它一口,它也默默忍受,没有一点狼的气质。双毛总是逆来顺受,因为长期不受重视,养成了它十足的奴性。 紫岚看到双毛体格单薄和性格温顺的双重缺陷,决定重新塑造双毛。 春天来了,紫岚又带着双毛、媚媚开始单独生活。它给双毛吃最好的食物,教它厮咬格斗的种种技巧。经过半年时间的精心驯养,双毛长得壮实些了,捕食技艺也越来越好了。双毛长成了一匹挺帅气的大公狼。紫岚以为过去在双毛身上显露出来的身体和精神上的缺陷该消失了,该让双毛到狼群中显显身手了。 到了冬天,散居的狼群又聚集到了一起。紫岚很快发现自己大半年的心血白费了。双毛身上的精神缺陷根本就没消失。 虽然它已长成一条健壮的公狼,但遇到同龄公狼,仍然卑怯地龟缩在一边。对狼王洛戛更是一副低眉顺眼的奴才样。紫岚好几次在它屁股上又撕又咬,但双毛似乎已甘心情愿做一匹狼群中地位最低下的平庸草狼,拣食吃剩的肉末骨碴,以此度日。 好一个窝囊废! 要是紫岚现在膝下还有另一匹狼儿,它一定会放弃双毛的。但它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再一次重新努力。媚媚是匹母狼,不能争夺狼王宝座。只有双毛才有资格争夺狼王之位。它必须付出更大的代价和力气,把双毛扭曲的狼心纠正过来,以实现它的狼王梦。 整整一个漫长的冬天,紫岚全副身心都投入到重新塑造双毛狼性的工程中。它一会儿用温柔的母爱和热情的鼓励;一会儿用饥饿胁迫或殴打威逼它。 软硬兼施,恩威并用。然而这套教育方法用在双毛身上却没有起什么作用。 双毛虽然很自卑,但智商并不低,它也晓得紫岚想让它出类拔萃,成为威风凛凛的狼王。但从小受冷遇,早已养成它根深蒂固的自卑心理。它总觉得自己是弱者,它怎么也没有勇气和同龄公狼争斗,更谈不上和狼王洛戛争夺王位。难道双毛真朽木不可雕了?不,紫岚不甘心,它设计出一套崭新的教育手段,一定要把双毛的精神缺陷彻底扫除。 狼群解散,紫岚带着双毛、媚媚回到石洞。从此,紫岚把自己那种母狼的爱深深埋在心底,它联合媚媚,把自己扮演成一个脾气暴戾的狼王,使双毛在家庭似的小狼群里处于受奴役的地位。 4 狼王梦 紫岚想方设法地用暴力折磨双毛,双毛的眼角常常沁出委屈的泪。到了夏天,竟瘦得皮包骨头。双毛的忍耐力和承受力达到了极点。 紫岚耐心地期待着。 终于,在盛夏的一个中午,干渴的双毛为了和紫岚、媚媚争喝一口水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双毛身上的奴性崩溃了,爆发出全部的狼性,它看着母亲和媚媚痛快地喝完水,轮到自己喝时,它俩却用尾巴将水潭里的水搅浑。它无法理解母亲为什么会变得如此虐待它。它长期被压抑的嗜血本性暴发了。 它嚎叫一声,冲向紫岚,两只强有力的狼爪猛地扑来,“咔嚓”一声,紫岚的腿骨被折断。媚媚吓得掉头就跑。双毛瞪着凶恶的眼睛,望望呻吟的紫岚,又望望乖乖躲在一边的媚媚,威严地嗥叫了一声。 紫岚疼得钻心。但它悲喜交加。啊,果然,双毛按自己预想的那样,产生了质的突变。 接着,紫岚为了恢复巩固双毛的强者心理,又采取了第二步骤。在家里,它和媚媚的地位和双毛翻了个。双毛成为统治者,让它威风凛凛地享受狼王特权。 双毛尝到了甜头,越发凶狠威严了。又经过半个夏天和一个秋天的精心培育,双毛被诱发出来的狼王心态逐渐强化,最后定型了。为此,紫岚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它不但跛了一条腿,而且身子也明显地消瘦了。它,提前衰老了,它作出了作为母亲的最大牺牲。 深秋,狼群又按自然规律集合起来,双毛已成为一匹体格和胆魄都高度成熟的野心勃勃的大公狼。它在家里发号施令,现在回到狼群却要受狼王洛戛的统治。它无法忍受了。 紫岚先用计离间洛戛和它的盟友大公狼古古的亲密关系。洛戛和古古为争夺母狼莎莎恶斗了一场,洛戛咬死了强壮的古古,但它也消耗了大量体力。 就在这时,双毛适时地向洛戛发起挑战。双毛气势凶猛。洛戛一开始就显得力不从心,它扑击的速度有点迟缓,狼爪撕扯也缺乏力度。双毛扑击如闪电,不一会儿,就咬下洛戛背上的一块肉。伤痛刺激了洛戛。它拼命反扑。 双毛并没有因对手反扑而畏缩。它年轻气盛,越斗越勇,再次以极其迅猛的速度,扑向洛戛的喉管、眼窝和腹部。在双毛凌厉的攻势下,洛戛渐渐力弱气衰。 大局已定,围观的狼群望着血腥的场面激动地嚎叫起来。紫岚为双毛大声叫好,它知道,只要双毛乘胜进击,一定能咬断洛戛的喉管,夺取宝贵的王位。黑桑的遗愿就要实现了! 好样的!双毛又一个扑击,把洛戛撞出两丈多远。洛戛气喘吁吁地想爬起来,双毛威风凛凛狂嗥一声,又屈起后腿,大张狼嘴,瞄准洛戛的喉管扑过去。 洛戛明白自己正处在灭顶之灾的瞬间。它眼里掠过一道绝望的光。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洛戛不甘丢失狼王身份,不甘败在这个无名小辈手中,强烈的求生欲和多年狼王地位养成的傲慢气势,使它一声低沉而厚重的长嚎在草地上爆响。双毛已经跃起的前肢突然变软了,它像一只吹足了气的皮球,忽然被针戳破似的瘪了气。它的脸上浮现出久违的卑贱和萎缩神情。洛戛那声异乎寻常的嗥叫勾起了双毛的自卑感,它又旧病复发了。 紫岚再急也没有用了。 洛戛不愧是匹经验丰富的老狼王。它看到双毛神态突变,转身想逃。它猛地跳起来,一口咬住双毛的臀部,猛力一撕,血肉喷洒在草地上,只听双毛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嗥。 群狼得到狼王的信号,一起拥上来,可怜的双毛来不及发出一声诅咒,便魂归西天了。 紫岚伤心得几乎要昏了过去。它知道,与其说双毛死在洛戛爪下,不如说是死在它自己的自卑感下。 紫岚彻底绝望了。它在极端的孤独和痛苦中,熬过了漫长的冬天。 又一个春天来了。紫岚发现媚媚跟自己越来越疏远,紫岚常常独自待在冷冷清清的石洞里,媚媚理也不理它。最近几天,媚媚的情绪显得特别反常,一会儿兴奋得蹦蹦跳跳,一会又呆呆地盯着天空发愣。紫岚看得出,媚媚在恋爱了。突然,早已破灭的一线希望又闪现在紫岚脑中。媚媚是匹母狼,无法争夺王位。但媚媚可以生崽,黑桑和紫岚的优秀血统可以传给媚媚的后代,让孙子当狼王也好啊!问题是媚媚要找什么样的配偶呢?紫岚心急如焚。媚媚从不让它过问自己的事,紫岚只好悄悄跟踪媚媚。 5 狼王梦 紫岚在暗中发现,媚媚的配偶是匹瘦弱难看的独眼公狼,名叫吊吊,更糟糕的是吊吊很没出息,胆小怕事。媚媚怎么能嫁给这种平庸的草狼呢!紫岚大怒,它想方设法阻止媚媚和吊吊往来,用母狼的威严限制媚媚的自由。 但媚媚不吃它这一套,差一点要和吊吊私奔。万般无奈的紫岚,终于下了决心,除掉了吊吊。 吊吊死后,媚媚伤心欲绝,它用绝食以示抗议。紫岚便百般体贴爱护媚媚,给它爱抚、给它捕食。紫岚不愿媚媚死去,它苦苦挽救媚媚,终于,媚媚冷静地接受了现实,它开始进食,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活,但她对紫岚的态度比以前更冷淡了。 终于同一匹英武的大公狼结合了。石洞成了它们的家,紫岚被赶了出去。它四处流浪,饱尝了一匹孤独的无家可归的老母狼所能得到的全部辛酸。两个月过去了,紫岚变得又老又丑,行动也很笨拙,成了可怜的乞讨者。 它常常孤独地走在寒冷的黑夜里,思念大公狼黑桑,思念它死去的三个狼子。 遗憾的是,它没能实现黑桑临终前的嘱托。为了实现狼王梦,它失去了三个狼子,现在唯一的亲人媚媚又抛弃了它。它惆怅、痛苦、惭愧。它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它克制不住老死前再见一次媚媚的强烈愿望,也许黑桑——紫岚家族的后代就要出生了,它多么想去亲亲可爱的外孙啊。 紫岚向石洞走去。刚靠近洞口,洞里就传来媚媚愤怒的嗥叫。媚媚以为来了陌生的狼。紫岚慢慢把头探进洞。洞里的媚媚也认出了紫岚。它以为紫岚又要来加害自己,它挺着鼓鼓囊囊的肚子,向紫岚扑来。紫岚发出凄惋的哀叫,仍一步一步向媚媚走去。它想消除误会。但媚媚不相信它,依然拖着沉重的身子扑到它身上,狠狠地咬了它一口。紫岚疼得在地上打滚,但它不敢反抗,它怕伤着媚媚肚子里的狼孙,它忍住伤痛,转身逃命。 疲惫不堪的紫岚口吐白沫,瘫倒在地,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忽然,一股猛烈的气浪把它从昏睡中惊醒。它睁眼一看,天空中盘旋着一只大金雕,正虎视眈眈地盯着它。金雕以为地下倒着一匹老死的狼,想飞下来捡便宜。紫岚满腔怨愤,它一声嚎叫,吓得金雕偏仄翅膀,向高空飞去。金雕虽然天性凶狂,但它还不敢主动袭击一匹成年狼。 这时,石洞那边传来媚媚的嚎叫,媚媚分娩了!紫岚一阵激动,它终于听到这种神奇的声音了。它拾头仰天长啸,倾吐内心欣喜。忽然间,天空中飞翔的金雕也被媚媚的嗥叫声吸引。它一定想起过去吞食黑仔的美味了。它盘旋在石洞上空,显出捕食前的兴奋。 紫岚想起黑仔的死,它不能让悲剧重演。为了狼孙的安全,它决定用生命的残余力量和金雕进行殊死的搏斗。 紫岚无法飞上天空,它只能设法把金雕从天上骗下来,这将是一场体力与智力的较量。 紫岚知道,自己必须装出一副垂死衰老的样子,来吸引老雕的视线。于是,它跛起一条腿,趔趔趄趄地在草原上行走。它相信,它的这副模样,一定会激起金雕贪婪的食欲。 果然,天空出现了金雕的黑影,狡猾的老雕不紧不慢地盘旋着,紫岚口干舌燥,但它必须继续表演,它口吐白沫,倒在草地上。 老雕突然收敛翅膀,向紫岚冲下来。是时候了,紫岚憋足劲,准备用狼牙对付老雕的脖颈。但是,它毕竟老了,长时间和老雕周旋,已经耗费了它大部分力气,它想奋力跳起,但已来不及了!老雕的铁爪一下就插进它的肋骨。一阵钻心的剧痛,紫岚发出一声惨嗥,老雕巨大的翅膀煽起一股飓风,紫岚被拎上了天空。 紫岚拼命用狼爪撕抓,它狂嗥着、挣扎着,但不一会,它昏了过去.. 高空又湿又冷的气流将它刮醒了。它睁开眼,尕玛儿草原在身下像一块绿色的地毯。老雕正拎着它在高空飞行。 紫岚明白,自己已身陷绝境。它被吊在空中,犀利的爪牙毫无用处。紫岚非常伤心,难道它就这样被老雕吃掉?它的可爱的狼孙也会成为金雕的美餐。不,狼是草原的精英,是野性的化身,它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它要用最后一口气和老雕拼搏,为自己、也为狼孙。 老雕向雕巢飞去。离雕巢越来越近了,老雕准备着陆。紫岚奋力地侧转身体,想抓住老雕的胸脯。老雕发现紫岚从晕死中苏醒了,它啸叫一声,俯下头来,用坚硬的嘴壳猛啄紫岚的眼睛。紫岚趁势将两条前腿勾住老雕的脖子,另一条后腿也勾住老雕的脊背。虽然它的一只眼珠被老雕啄出来了,鲜血直流,疼得它浑身抽搐,但它仍以超凡的毅力忍受着,依然用两腿紧紧地勾住老雕。 老雕挣扎着,它想摆脱紫岚的纠缠。它的翅膀沉重地煽动着,身体在空中摇晃起来,最终失去了平衡。 任凭老雕怎样折腾,紫岚绝不放松,它紧紧地缠住老雕,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 老雕终于受不了比它体重重两倍的狼的纠缠,它耗尽体力,再也煽动不了一对沉重的翅膀,一头向下栽去。 “砰”的一声巨响,紫岚紧抱着老雕坠落下来,紫岚的脊背先落地,砸在尖尖的岩石角上。所有的肋骨都折断了,心脏也停止了跳动,但四条腿仍紧紧地缠住老雕。 老雕也摔死了,它那双金色的翅膀僵直地伸向天空,犹如一块金色的墓碑。 这时,山麓中的石洞里,媚媚的五只狼崽呱呱落地了。也许它们中的一只,会成为未来的狼王。

友情链接

返回首页返回顶部网站地图 - 热门搜索词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