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筱雨艺术

动作 动作片 中国香港 中国大陆 2007 

主演:邓英敏,乔·坎普,周一菡,Joe,大卫·菲耶罗,克里斯托弗·迈克尔·霍利

导演:森岛

高速云播放

高速云M3U8

张筱雨艺术剧情介绍

而如今,有一批人从这些人中脱颖而出,他们开始善于言辞,开始熟知人情世故,开始有了敏锐的观察力。在这个门阀的世代里,人是分为三六九等的,若是不出意外的话,一千年前,你的老祖宗们在耕地,最大的可能就是,现在你怕也不过是某个高门田庄里的一个庄家把式。即便是商贾,本也是有传承,想要从商,往往你需要自幼耳濡目染,需要跟着父辈们四处走货,这样才有从商的见识,才知道买卖怎么做,才知道各地的物价贵贱。可是现在……一群最底层的人在这孟津,竟是无师自通。张筱雨艺术一种奇特的现象出现了,有人一夜暴富,有人就在一日之前还是默默无闻,可是一夜之间,立即成了孟津的亨通人物。

什么是导火线

导火线,原意是引爆爆炸物的引线,用来比喻导致事情爆发的原因。



一战的导火线

经过两次巴尔干战争,大大鼓舞和促进了在奥匈帝国统治下的各被压迫民族争取独立的运动。尤其是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两地的斯拉夫人强烈要求摆脱奥匈统治,与塞尔维亚合并,建立统一的国家。反奥的青年组织和秘密团体不断出现。在塞尔维亚,要求实现南部斯拉夫民族的统一,建立“大塞尔维亚国”的民族运动也不断高涨。由于在巴尔干战争中的胜利,塞尔维亚被看作南部斯拉夫人反对外国统治,争取民族统一的核心。这就使得摇摇欲坠的哈布斯堡王朝统治者极为不安。奥匈帝国为了摧毁塞尔维亚,便加紧进行对塞的作战准备。奥匈帝国的皇位继承人弗兰兹·斐迪南和奥国军队总参谋长孔拉德·封·盖曾道夫,就是其中积极主张对塞尔维亚发动战争的军国主义代表人物。斐迪南原是奥皇弗兰茨·约瑟的兄弟卡尔·卢威格大公的长子。因奥国皇太子死后,约瑟断了直系后嗣,便于一八九六年选定斐迪南为皇位继承人。他从小被送到军队里培养,在奥匈陆军中有较大影响。他与孔拉德·封·盖曾道夫关系密切。一九○六年,他提议委任盖曾道夫为总参谋长,加强了奥匈的军国主义体制。之后,不断向巴尔干扩张,对塞尔维亚进行威胁。 奥匈帝国的野心,得到了德国的大力支持。德国希望通过奥匈打击塞尔维亚,以削弱俄国在巴尔干的势力。一九一四年五月,德奥两国总参谋长举行会谈。六月十二日,威廉二世又同弗兰兹·斐迪南举行了会谈,讨论了关于在巴尔干纠集旨在反对塞尔维亚的新联盟问题,估计了俄国的战备情况。威廉二世向弗兰兹·斐迪南表示,一旦奥塞发生战争,如果俄国站在塞尔维亚方面进行干预,德国将支持奥匈。 奥匈帝国为了对塞尔维亚炫耀武力,进行威胁,决定在邻近塞尔维亚边境的波斯尼亚举行军事演习,把塞尔维亚作为假想敌。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弗兰兹·斐迪南决定亲自检阅这次演习,并选择在塞尔维亚每年都要纪念的“维多夫丹”国耻日,到波斯尼亚首府萨拉热窝(萨拉也夫)去巡视。斐迪南的目的不仅要显示奥匈帝国自一九○八年吞并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以来对这两地的统治权力,而且,更主要的是为了向塞尔维亚示威,打击塞尔维亚人民的反奥情绪。奥匈的蓄意挑衅,引起了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极大的愤怒。一个定名为“不统一毋宁死”(通常称为“黑手党”)的塞尔维亚民族主义军人团体决定刺杀斐迪南,以打击奥匈侵略者的气焰。刺杀计划是在塞尔维亚准备的。“黑手党”决定在斐迪南去萨拉热窝巡视访问时动手。几个在贝尔格莱德学习的、受“黑手党”影响的波斯尼亚青年接受了这一任务。他们虽然是奥匈国民,但都是塞尔维亚族人,具有强烈的反奥思想。在“黑手党”成员的协助下,他们潜回波斯尼亚,并组织了几名具有反奥民族主义思想的伙伴,作了精心布置。 六月二十八日,在检阅完军事演习后,斐迪南偕同妻子,乘敞篷汽车,在总督和市长陪同下,傲然自得地前往萨拉热窝市政厅。街道两旁站满了观看的人群。当车队行驶到闹市中心时,事先埋伏在路旁的波斯尼亚青年查卜林诺维奇冲上前去,向斐迪南乘坐的汽车投掷一枚炸弹,但没有命中,炸弹在车的后边爆炸,只伤了一名随从军官。斐迪南故作镇静,命令车队继续前进,开往市政厅。当斐迪南夫妇参加完市政厅举行的欢迎仪式,乘车返回,行驶到一个街口的转弯处时,汽车缓慢下来,这时,隐蔽在路旁的塞尔维亚族爱国青年加弗利尔·普林西波,急步上前,用手枪对准斐迪南夫妇连发两枪。这个狂妄、傲慢的帝国主义者连同他的妻子当场被击毙。 斐迪南是个臭名昭著的军国主义者,他的被刺,被人民群众视为对帝国主义战争狂人的一个惩罚。但是,这一事件却使早已渴望战争的帝国主义者兴奋异常。德皇威廉二世疯狂叫嚷:“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六月三十日,德国驻维也纳大使向本国报告了奥匈对塞尔维亚进行彻底“清算”的意图。威廉二世在报告上批示:“要么立即清算,要么永远不”。奥匈帝国把这一事件看作侵吞塞尔维亚的极好机会。就在斐迪南被刺后的第二天,奥匈帝国陆军总参谋长孔拉德声称必须立即开始军事动员。外交大臣也叫嚣:“现在是到了解决塞尔维亚问题的时候了”。由于担心俄国会进行军事干预,七月四日,奥皇弗兰茨·约瑟夫向威廉二世写了一封私人信件并发出政府备忘录,探询德国意见。威廉二世立即接见奥匈驻德大使,表示德国希望奥匈对塞采取坚决行动“不必踟蹰”,极力怂恿发动武装进攻。同时他声称,如果奥俄之间发生战争,德国将履行自己对同盟条约的义务。接着,威廉二世召开首相,外交大臣和陆海军统帅会议,向大臣们预告,战争可能爆发,他问国防大臣:“帝国军队是否已准备好应付一切事变?”答复是:“一切准备停当”。 在协约国方面,俄法表示支持塞尔维亚。沙皇政府的一些头面人物主张不要向德奥让步。前外交大臣伊兹沃尔斯基曾积极鼓吹用武力夺取土耳其的博斯普鲁斯和达达尼尔海峡,因而当战争即将爆发时,他高兴地叫嚷:“这就是我的战争!”法国向俄国保证,如果俄国与德国发生战争,法国定将履行自己的同盟义务,要俄国“必须坚定”。英国则玩弄狡猾的外交伎俩,它一面向德国表示要尽一切可能防止大国间的战争,一面私下鼓励俄国备战,但不公开声明援助俄国。直到七月二十六日,英国国王乔治五世还向威廉二世的兄弟表示:“我们尽一切努力,不使自己牵入战争而保守中立”,这就给德国造成英国不会立即卷入战争、而可能暂时保持中立的错觉。德国估计俄法对战争准备尚不充分,认为只要英国暂时不卷入,德国就可能以闪击战迅速打败俄法。因此,德国竭力鼓励奥匈把由萨拉热窝事件引起的奥塞冲突推向全面的欧洲大战。

友情链接

返回首页返回顶部网站地图-热门搜索词索引